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头的博客

再烦,也别忘微笑;再急,也要注意语气. 再苦,也别忘坚持;再累,也要爱自己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母女泪  

2009-02-21 10:13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母女泪 (小小说) (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)

1985年,我出生在胶东的一个小山庄里。小时候,父亲就告诉我:我的母亲是个坏女人,在我降生一年后,她便抛夫弃子,远走他乡,她是我们父女俩的叛徒。

我们村土地贫瘠,生活艰辛。我的父亲是一个回乡知青,性格倔犟,不苟言笑,仿佛生来就与人世间的任何快乐无缘。父亲中年刚过,可看起来却比实际年龄苍老得多。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母亲的出走带来的。于是,从懂事起,我就恨我母亲,恨这个在我的记忆中未留下任何印象的坏女人。我常常想着有朝一日能与母亲面对面相遇,我希望那时候,她苍老而贫苦,我则年轻而富有,她向我乞讨,而我却假装不认识她,我这样做是要报复她,要以“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”!

     我从未想到,父亲会在1998年那个冬天,因心脏病突发弃我而去,当时我才13岁。邻居张大爷是我爸爸最好的朋友,他说:“你爹到死都是一个不快乐的人。”这一句话,非常适合爸爸那郁郁寡欢的一生。

记得葬礼结束后,张大爷将我带到他家,屋里张大娘和一个陌生女人在那儿等着。一进屋,张大爷对我说:“孩子,这是你妈妈。”我猛地退后一步,假如不是他抓着我的小手,我想我一定会从门口跑出去!那个女人向我伸出手,声音颤抖:“小嫚、小嫚……”我冷冷地望着她,心里真想对她痛斥:在我年幼最需要你的时后,你在哪里?可最后我却只是说:“我不认识你!”她摇摇头什么也没说。她站起身向我走来,我不想让他抓住,立即躲到张大爷的身后,突然,怨恨如火山一样爆发,我大声朝她喊道:“你别碰我!你是一个坏女人,爸爸一直就告诉我,你是一个最坏最坏的女人!”

    她哭了起来,张大爷赶忙抱住我,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脑袋,“小嫚,也许你爹并没告诉你一切,你慢慢就会知道。这次,你妈是来接你的,她现在是你唯一的亲人。”“不!”我大声叫道,“我不想跟她在一起,她要留在这里,我爸爸也不会答应!”

“我不会留在这里,”那个女人说,“小嫚,我要带你到县里去。”啊,我从未去过县城,那陌生的县城令我恐惧。我哭了起来:“我不想到县里去!我要一个人呆在这里!”

    “就一个冬天。”她哀求我:“如果你不满意,我保证送你回来。”张大娘也说:“如果你在那里呆不惯,你再回来,可以住在我们家里。”我相信张大爷一家,他们的话使我感到了放心。迟疑片刻后,我同意跟这个自称是我母亲的人走了。

我们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小面包车,终于到了县城。那女人将我带进马路边的一间房子。我不得不承认,这个里外间的房子,虽然不很大,但比我家要干净整洁得多。她带我走进卧室,我看到的是粉红色窗帘和印花床罩,我禁不住伸出手摸了摸,的确很柔软很舒服。她马上问道:“你喜欢这些吗?”我赶紧将手缩回,生硬地说:“不知道。”她没再说什么,只是问我是否累?想不想上床睡觉?我早就筋疲力尽了,心想如果我能睡过整个冬天,一觉醒来就到春天,那该多好啊!那我就不用跟这个讨厌的女人相处,就直接回村了。

她端来热水,给我洗了一下,我倒头就睡,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清晨。我跟着她进了厨房,她将早餐放在我面前。尽管我饿极了,但却不想让她知道,我只是吸了一小口橘子汁,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把它一饮而尽,但我没有多吃;不能告诉她,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早餐。结果,早餐之后我依然和饭前一样饥饿。她出去买菜了,我自己留在家里,我冲进厨房,找出一袋蛋糕,狼吞虎咽地将它们一扫而光。不久,她从超市归来,带着满满一袋东西。她一边将物品从包中取出,一边说:“这是鱼片,我想你也许喜欢,还有椰子蛋糕和巧克力蛋糕,我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,所以两种我都买了……”听到这话,我心里一阵酸楚,脱口说道:“我从来就没吃过蛋糕!你要真是我妈妈,不会不知道!”

     说完,我跑进卧室,趴在床上抽泣起来。她走了进来,坐在床边,她的手在我肩上轻轻抚摸,声音嘶哑地说道:“我知道,我的确对不起你,但……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?你的爸爸是个好人,”她接着说,我能感到她在小心挑选合适的词语,“可是他的生活方式与我不同,我们性格完全不合,他严肃死板,而我活泼浪漫……当时,我太年轻,于是我就走了。可随后我便后悔了,我觉得我不能抛下你,我乞求你爸爸让我回去,可他是个性格非常倔犟的人,他无情地说:‘既然你已作了选择,那就永远不要回来!’”

    我坐起身来,气愤地说:“我不相信你!你是我母亲,如果你回来道个歉,他能不改原谅你吗?”她摇摇头,一言不发,将一个纸盒子放在我身旁,然后捂着脸走出了房间。我打开盒盖,里面装着一大摞用橡皮筋扎着的信,我才上四年级,好多字都不认识;这些信有的是写给我父亲的,还有写给我的,但所有的信封上都盖着:“查无此人,退回原址”的红字。  当她再次走进屋时,我问道:“为什么父亲没告诉我这些?”“因为他恨我,”她平静地说,“他是一个固执的人,他永远都不原谅我,可你是我的亲闺女,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,你能原谅我吗?”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我结结巴巴地说,“我不知道。”在我心里,我觉得有一个声音在说“能”,可要想在现在说,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后来,我知道她在城里学了理发的手艺,日子艰难、但过得还行。有一天,她对我说:“让我给你打扮打扮吧?”我向后退了退,僵硬地说:“一个人的外表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的内心。”她平静地说:“这话是你爸爸教给你的吧?听起来这么熟悉!宝贝,内心是重要的,可一个人外表美丽也没有错呀?”我听到了“宝贝”,心猛然怦怦在跳,在此之前,从来没人这样叫我。我感到自己内心深处正在发生某种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 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与她之间的信任和爱也在慢慢滋长,在这个冬天,她正在创造一个奇迹,一个使我需要她、她也真正需要我的奇迹。母亲在为我改变发型后,又为我买来了许多漂亮的服装。一天,她给我试衣时说:“宝贝,你喜欢这条裙子吗?”“嗯,我从没有穿过这么漂亮的裙子。”突然,我看见她先前还笑吟吟的脸上,霎时改变了颜色,她呜咽起来:“可怜的孩子,我都对你关心的太少了,十年都给你买过一件衣服!”

    我蹲在她身旁,第一次拥在她怀里:“妈妈,没关系,真的没关系。”她突然站起身来:“你叫我妈妈了?你真的叫我妈妈了!”“是的,是的,”我激动地说,“你是我妈妈,不是吗?”她泪雨滂沱,大哭起来,我也哭了起来。服装店里的人,以为出了什么事,都围了过来,好奇地看着我们;然后,我俩像是从梦中醒来,破涕为笑,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   我曾害怕春天的到来,我害怕作出抉择。因为我想我已经学会了爱我妈妈,可我仍然为自己违背了父亲多年的教诲而感到内疚自责。妈妈对我说:“你爸爸并不是坏人,他只不过是一个不快乐的人。如果那时我年龄大一点,或者成熟一点,也许能让他快乐起来。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做?于是当了逃兵。可我不能再对你这样做了,难道你不想让我为你,尽一个妈妈的责任吗?”我深情地瞅着她,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,我懂得了爱有时就是一种原谅。“我愿意和你呆在一起。”我喃喃细声。妈妈紧紧地抱住我,我知道冻结在我俩之间的那块冰墙已经融化,那种仇恨已经消失,爱与亲情又重现而温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